薛家岛在线

克里米亚半岛:有一种穿梭于多个不同国家的错觉

来源:澎湃新闻 作者:未知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2-06
摘要:阳光明亮温暖的岸边很多人在日光浴,我默默地想:但愿如今克里米亚半岛所处的和平时期能更长一点。

飞机在克里米亚的首府辛菲罗波尔降落后,我立刻买了一张俄罗斯电信运营商MTC的电话卡。而当我用这张卡上网发出一条朋友圈之后,定位显示在乌克兰。

克里米亚半岛旅行,你很难不产生自己到底身在哪里的疑惑。几千年来,希腊人、拜占庭人、热那亚人、鞑靼人……众多民族与帝国在黑海壮阔的波涛声中驰骋纵横,在克里米亚半岛绮丽的风光中付出生命。他们留下的深刻痕迹,时常让我的旅途模糊了时间和空间,产生穿梭于多个不同国家的错觉。至于2014年克里米亚宣布脱离乌克兰、加入俄罗斯引发的争端,则让事实变得更难辨析。

克里米亚半岛:有一种穿梭于多个不同国家的错觉

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

克森尼索,廊柱大厅。本文均为 黎瑾&纪韩 图

克森尼索

其实辛菲罗波尔(Simferopol)是个希腊化的名字,由18世纪的叶卡捷琳娜女皇命名,以显示俄国自诩拜占庭帝国继承者和重建东正教帝国的决心,或者说野心。

古希腊和拜占庭留下的更明显的标志,是已化作废墟的克森尼索(Chersonesus)。在希腊语中它意为半岛,道出了此地位于半岛西南、伸向黑海的地理位置。公元前5世纪,来自赫拉克里亚-潘提卡的移民建立了这个古希腊殖民地。作为黑海北岸的文化和政治中心,克森尼索的历史写满了战火与硝烟。历经了古希腊时代、罗马人驻军时代、拜占庭的统治、鞑靼人的侵袭,以及数不清的战争后,如今的古城内,已是一片断壁残垣。

古城入口处,便是苏联地区唯一一座古希腊剧场,罗马时期曾作斗兽场。以此作为令人振奋的开端,我意识到,克森尼索是我去过的规模最大的遗址。废墟从海岸一直蔓延到山丘,城墙、城门、塔楼、神殿、街道布局和郊区葡萄园都清晰可见。那些倾倒一半的墙壁、形如深坑的巨大长方形空间、长满荒草的地基,曾经是商人住宅、罗马供水系统、葡萄酒窖、基督教堂等等。

6世纪修建的廊柱大厅里,有几个画家在写生,他们站在笔直矗立的高柱旁,描摹出透过门洞看见的蔚蓝黑海,海水与礁石的撞击掀起洁白的浪花。我走到高处的山坡朝远方眺望,克森尼索与黑海一样一望无际,如同它难以轻易总结的漫长历史。

公元4世纪,基督教传到了克森尼索,古希腊文化被逐渐取代,城市也并入了拜占庭帝国。10世纪末,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在克森尼索受洗,整个基辅罗斯从此皈依东正教。现在,克森尼索唯一完好、金顶闪耀的建筑,便是19世纪修建的、以大公名字命名的圣弗拉基米尔大教堂。

但人们更喜欢的拍照点是海岸的那口大钟。从16世纪到18世纪,经历了6次俄土战争后,叶卡捷琳娜女皇将克里米亚半岛纳入俄国领土。1778年,俄国人用缴获的土耳其军队的大炮熔铸成了克森尼索的这口钟。当高大的俄罗斯游客将它敲响,钟声在黑海之滨回荡,2000多年的历史仿佛也随之震颤。

克里米亚半岛:有一种穿梭于多个不同国家的错觉

克森尼索,大钟与圣弗拉基米尔大教堂

苏达克的热那亚堡垒

苏达克的热那亚堡垒(Genoese fortress)有点像长城。这是我站在大风中,仰望着一片荒草中的宏伟城堡时产生的想法。

当然,它比长城的规模小得多。堡垒修建于14到15世纪,坐落于城西的一处山坡上,俯瞰着美丽的海湾。沿着山势的蜿蜒城墙依然高耸,似乎还在护卫着这座贸易城市。

热那亚城堡由来自意大利城邦的热那亚人所建。随着突厥人的崛起,拜占庭帝国摇摇欲坠,突厥的一支钦察人逐渐扩散克里米亚。之后,随着成吉思汗的子孙一路西征,亚欧的诸多国家和钦察人的草原,都陷落在蒙古帝国的马蹄之下。克里米亚成为了金帐汗国(即钦察汗国)的一部分。

彼时威尼斯人在克里米亚经商已久。他们向蒙古大汗购买了苏达克,建立了殖民地。但很快,同样来自意大利的商人热那亚人抢走了这片地,并修建了如今我眼前有14座高塔、城墙厚达2米的堡垒。如今的城墙上依然能看见拉丁文字和热那亚徽章。城内分为两部分。上城部分先建,有完善的市政设施,居住着公职人员、警卫等。下城部分修建时间稍晚,居住着普通居民,比如大量的经商者。

作为陆上丝绸之路的西端、黑海丝路的一个重要节点,苏达克的热那亚人从事着繁忙兴旺的贸易活动。蒙古帝国境内的大量东方奢侈品由此登船运往西方,而往北非埃及的船只上,则装满了突厥奴隶。

克里米亚半岛:有一种穿梭于多个不同国家的错觉

热那亚堡垒

我登上城墙从高处眺望整个堡垒,山海自成屏蔽,无论哪个方向都看似牢不可破。然而,它的命运并不长久。1475年,奥斯曼土耳其的军队在附近登陆,他们将尸体堆放在堡垒下,伪装成当时人人谈之色变的黑死病(鼠疫),城内由此产生巨大恐慌,不久便开门投降。

与此同时,金帐汗国也因内乱分裂和俄罗斯人的冲击而濒临覆灭,在欧洲部分只余三个汗国。当其中两个汗国都被沙俄击溃,剩下的克里米亚汗国成为了奥斯曼土耳其的附庸国之一,存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巴赫奇萨赖汗宫

当我离开辛菲罗波尔大兴土木、尘土飞扬的市区,沿着修葺良好的公路驶入群山包围中的巴赫奇萨赖(Bakhchysarai)时,眼前展开的大片果树林、狭窄小道、窗框绘制着几何装饰的木质房屋以及直插云霄的宣礼塔,都让我产生了穿越至奥斯曼帝国的错觉。

16世纪时,巴赫奇萨赖曾是克里米亚汗国的首都,它的名字意为“花园宫殿”。保留至今的汗宫里大量的喷泉和花园,向我们证明了这一命名的恰如其分。

汗宫是这座古都最大的亮点,许多掮客站在装饰着双龙决斗图的宫殿入口处招揽生意。他们有着深色的头发与眼睛,从外貌上看,就与其他城市里的俄罗斯人不同。我努力忽略他们的问候,走进了克里米亚鞑靼人曾经的政治和文化中心。

克里米亚半岛:有一种穿梭于多个不同国家的错觉

巴赫奇萨赖汗宫

和全世界每座伊斯兰宫殿一样,汗宫的庭院与建筑都有精心的设计、布局和细致描绘的装饰。环绕着喷泉的玫瑰盛放,叮咚的水流在阳光折射中显露出一道彩虹,葱茏的绿树掩映着红瓦房屋。

宫殿内保留着美丽的彩绘玻璃和雕花天花板,可汗的金椅子在宏伟瑰丽的大厅中显得十分耀眼。寝宫和禁苑里铺满了厚重的羊毛地毯,摆放着柔软的靠垫,格子窗投进的柔和光线增添了几分安逸、隐秘的气息。

责任编辑:未知
首页 | 新资讯 | 头条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政务 | 周边
发展历程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

Copyright © 2016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鲁ICP备11021036号-1

电脑版 | 移动版

鲁公网安备 37020202000461号

声明:本网站内容均转载于网络平台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。
青岛市黄岛区,青岛开发区-薛家岛在线:内容涵盖青岛热门旅游、娱乐新闻资讯、房产新闻资讯、亲子网络资讯、最新汽车资讯及最新行情信息等。